當前位置:以軒小說 > 都市 > authority_中文 > 第260章 原來如此(2)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authority_中文 第260章 原來如此(2)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公爺,其實您就是不識廬山真麵目,隻緣身在此山中,你就是一時冇看明白而已!”

楊溥笑道,“晚生看來,您之所以憂心忡忡,大概就是和朝局有關係!”

“對!”李景隆一拍桌子,“這一年來,朝堂上的事,我竟然看不明白了!”

“萬歲爺乃是聖主,若是都讓臣子看清楚了,就不是萬歲爺了!”楊溥湊到李景隆的耳邊,“既然朝堂紛亂,那就梳理一番!”

“對!”李景隆一拍大腿,“你幫我擼一擼!”

楊溥微微後靠,“是捋一捋!”

~~

桌上擺了一壺酒,兩盤菜,李景隆聽,楊溥在說。

“當今皇上和太上皇用人不同。”楊溥低聲道,“太上皇以嚴刑峻法治國,但素來不喜頻繁調動官員。隻要臣子操守無礙,品德端莊,辦事嘛,差不多就行。然後按部升遷,到了封疆大吏的位置上往往就是一呆數年!”

“而皇上呢!用人以才德為先,又素來不喜老學究保守之人!”楊溥繼續說道,“但皇上也考慮到朝局要以穩為主,不可大動乾戈。所以先是把各省佈政司的副手,乃至按察司監察禦史都換了個遍!”

“等會!”李景隆托著下巴,若有所思道,“你剛纔那句話說到根兒上了,皇上最討厭滿口之乎者也滿肚子道德文章講什麼無為而治的老學究!”說著,頓了頓繼續道,“皇上現在喜歡的,是勇於任事,不怕得罪人,且敢於挑戰前人所不能的官員。就好比辛彥德,放老爺子那會兒,腦袋掉十次了,可在本朝卻是欽差大臣!”

楊溥喝口酒,隨即又道,“前些年,皇上之所以對朝堂冇有大動乾戈而是文火慢燉,在晚生看來除了不想朝堂不穩之外,也是因為新君剛剛登基,不能給下麵留下刻薄寡恩的印象!”

“嗯!”李景隆點頭道,“這個我明白,就好比帶兵。無論去哪個營頭,總要先給那些老潑皮們點好處!”

“現在,您覺得皇上還用得著給誰好處嗎?”

李景隆驟然一頓。

朝局經過這兩年,已被皇上完全控製住了,真正的一言九鼎金口玉言。

凡人都以為當了皇帝,天下人就該都聽他的。其實則大大不然,君權和臣權,有著天然的衝突。

就算老爺子那樣的開國之主,也是經過多少年的鐵血手腕之後,才能做到言出法隨。

“您且看,早先朝堂上有劉以行大學士為代表的清流,現在哪去了?後來有淩學士代表的實乾派?現在實乾派是不是也?”楊溥笑道,“文官集團經過南北榜案,一係列的朝堂調動,編撰古今圖書等,已被皇上弄得服服帖帖!”

“還有南書房!”李景隆沉思開口道,“於群臣之上置南書房,不但於公務事半功倍,還阻隔了文官當中的派係之爭!”

“公爺遠見卓識!”楊溥笑了笑,繼續說道,“文的之後,就是武的了!以票號發軍餉,先讓督軍府和兵部,清查各地衛所屯田軍倉兵員之事,就是要改革武備!”

“所以!”李景隆眯著眼睛道,“皇上應該想到,他第一次下旨後,五軍都督府還有兵部一定做得不夠好。所以,緊接著就開始各省總兵官都指揮一級的武將調動!”

楊溥笑道,“皇上一開始也是給了武人們很多麵子的!”說著,繼續道,“但武人的事不比文官,要更謹慎。是以在將領調動之後,就讓您下來以欽差之身清查!”

李景隆忽然擺手,不讓楊溥說話,自己陷入沉思。

半晌之後,抬頭道,“若是我做的不好呢?”

“那您”楊溥說著,用手掌擦下桌子上的酒漬,“您必須要做好,因為皇上現在手裡無人可用!”

“怎麼說?”李景隆立馬來了精神。

“清查軍倉等事,搞不好是要鬨兵變的!”楊溥低聲道,“這可等於是對那些各地的軍頭們進行清算,更是要杜絕往後的喝兵血!您想,若全大明境內,以後都是票號發軍餉,取消軍戶,以兵部兵冊為準發錢糧,誰還能喝兵血?”

“你接著說!”李景隆好似明白了什麼,“怪不得我這大半年始終琢磨不明白呢?敢情全是套,一套接著一套!”

“這種事,必須要有威望的人來乾!”楊溥壓低聲音,“您再想想,這時候皇上點了郭四爺為錦衣衛同知,讓郭老侯爺來淮北代理淮西軍務的用意?”

“哦?”

“哦!!”

“哦”

李景隆連續三聲感歎,各代表不同情緒。

疑惑,驚訝,繼而意味深長。

“嗬!”忽然,他笑出聲,“可憐那郭小四,還以為終於翻身了,趕上皇恩浩蕩該他飛黃騰達啦,哈哈,哈哈!殊不知,他以後怕是祖墳都要被那些武人們罵炸了!”

“還有郭老侯爺,一輩子半點得罪人的事不乾,臨老臨老,還得被皇上拉出來,當一回門神!”

其實他內心之中還有句話冇說,用勳貴子弟來當充當抓人審判的鷹犬劊子手。那淮西勳貴在軍中那些積攢多年的威望,還有人脈,隻怕冇兩年就消耗殆儘了。

那群老傢夥,他們死也好活也好,他們的家族都徹底和軍隊冇有半點關係了!

皇帝這一手高啊!殺人誅心!

但緊接著,他神色一變。

“中原內陸也好,沿海各衛也好,軍務雖難但也都好弄!”李景隆皺眉道,“最難的是在九邊啊!還有藩王們手中的私兵,怎麼弄?”說著,一拍腦門,“尤其是邊鎮,那些殺才們,不讓他們喝兵血撈夠了,他們是真不出力啊!”

說到此處,端起酒杯猛的灌了一口,“萬一萬一有那鬼迷心竅的,起了養寇自重的心思?”

“那都是後話!”楊溥給李景隆滿上酒,低聲道,“外政晚生不敢多言,但我大明的內政,就是這麼個形式!眼下,皇上擺明瞭是左手文,右手武,要如臂驅使!”說著,他歎口氣,“而且,皇上的用意,晚生有時候也看不懂,總感覺和曆朝曆代不一樣!”

李景隆瞥了他一眼,忽然笑道,“還得是你們讀書人,你看你,一天官都冇當過。可說起這些事來頭頭是道,比許多朝廷大員都要強!”

“晚生是您的幕僚,說話無所顧忌,隨意敢說而已。可若是做了官,晚生的嘴巴就縫死了!”楊溥大笑,“不然,隻怕剛進仕途就是末路!人人喊打!”

~~

紫禁城,乾清宮暖閣。

朱允熥剛從宮外回來,脫下便裝換上常服。

穿戴好之後,微微擺手,王八恥立刻退下,一名身著麒麟服的武將從外邊進來。

“臣,常森”

“自家人大規矩免了!”朱允熥笑著坐下,“你也做,咱們坐著說話!”

“是!”常森神色有些揣揣。

他是皇帝的舅舅不假,可是已經有很長時間,皇帝冇有單獨私下召見過他們兄弟了。

“你是朕的血親舅父,朕就不跟你兜圈子!”朱允熥開口道,“你把紫禁城侍衛親軍統領的官職暫時擱置,朕不是免你的職,先擱置著,朕對你另有彆用!”

常森馬上起身,“皇上讓臣做什麼,臣就做什麼”

朱允熥笑著按手,開口道,“你彆這麼如臨大敵的,不是讓你去邊關帶兵,也不是去各處練兵。”說著,歎口氣,“你畢竟是朕的舅父,開平王之子,這些年在京師之中委實有些屈才了,所以!”

說著,朱允熥看了對方一眼,“朕給你個新差事,五軍都督府前軍都督,湖廣都指揮使司都指揮使,節製湖廣軍務!”

說到此處,朱允熥低頭,輕輕吹著茶盞上漂浮的茶葉,看似漫不經心的說道,“這差事不好辦,楚王湘王都在你的治下,難管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