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軒小說 > 都市 > authority_中文 > 第134章 你永遠都不瞭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authority_中文 第134章 你永遠都不瞭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一晚,以足利義持為首的倭人跑了好幾個地方,含蓄的送了許多禮。

直到已是夜深人靜,街麵上隻剩下巡街的城防軍,才返回理藩院的迎賓樓,洗漱休息。

夜雖然深,但從窗子望出去,依舊可見大明京師城內那徹夜不休的璀璨的燈火。看書喇

那些燈火都是燈籠,要麼是掛在商鋪的門前,要麼是掛在路邊的樹上,總之儘管路上人影稀少,卻依舊照亮著城裡的每條道路。

“明國人還真是浮誇啊,天都黑了還點燈做什麼呢?簡直就是浪費!”

看著窗外的燈火,足利義持的臉上泛起幾絲冷笑。

隨後盤腿坐在地上,從行囊中翻出一本書,藉著燈火仔細的閱讀起來。

燈火下,那本書的名字清晰可見,《漢國物語》。

“中夏之當權者,尊崇孔孟用以治理家邦。然其用之孔孟,乃是約束治民,而當權者不信其然也。曆朝曆代朝堂充斥君臣父子道德倫理之聲,然內在之根本,利也!貪也!”wp

“彼嘗言君子恥於言利,然其民間有言有錢能使鬼推磨,士大夫斂財自肥而損天下,民間以財多者為尊,史書上比比皆是!”

“此為我東瀛不興科舉之因也,所謂科舉寒門取士。取之人儘讀孔孟之中禁錮人心之偏頗之道,多為庸才。而寒門之人驟然得權,豈能不貪?”

“中夏人中庸之道,便是人服於風氣之下,上有所好下有所效,效仿孝敬是也。讀書人所求顏如玉黃金屋,歸根到底都是一個錢字。儒家外表之下,隱含著這樣的士大夫階層,他們所提倡的道德倫理也不過是空話。即便有人德行高雅,但如此風氣之中誰能獨善其身呢?”

“千百年來孔孟聖人之學澤被四方,中夏人溫良恭讓的背後,滿是高傲自大。在他們看來,除卻他們本國之人,其他一律為蠻夷。自高自大墨守成規,不知變通妄自尊大”

忽然有風從窗戶吹入,燈火跳躍了幾下,足利義持將書湊到燈火前,更仔細認真的閱讀。

中夏和東瀛做了幾千年的鄰居,一直都是中夏影響著東瀛,而東瀛到底什麼樣,中夏人從來都冇多看一眼。在東瀛許多學者一輩子都在研究中夏,可反過來中夏卻從冇有人研究過東瀛。

須知,你中夏傳承了千百年,東瀛也傳承了千百年,自有生存之道呀!

千百年來的研究,東瀛人自問是瞭解中夏人的,瞭解中夏的文化,民之習性,官員之品行

外邊的風,忽然更大了,不但吹亂的燈火,更吹亂了足利義持手裡的書頁,他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

“你那邊收了多少?”

曹國公李景隆府前院的燈還亮著,李景隆跟何廣義獨處一室,兩人麵前擺著幾樣酒菜,笑著邊吃邊談。

何廣義一身便裝,用帕子擦去頷下短鬚上的汁水,笑笑說道,“金沙一千兩,大珍珠一百二十八顆,一尊珊瑚樹。”說著,看向李景隆,“您呢?”

“冇仔細看,但絕對比你多。”李景隆笑道,“人家還說了,這隻是開胃菜,大頭還在後邊!”

“哈!”何廣義一笑,“東瀛小矬子還學會看人下菜碟了,送禮還分出三六九等來了!”說著,低聲道,“不過,據我所知給燕王世子送的可更多,光是帶過去的女子,就有四個!抬著的大箱子,三口!”

這話李景隆一點都不意外,他對麵這位可是大明朝的錦衣衛頭子,要是這點事都不知道,可以回家抱孩子去了。

聞言,李景隆笑笑,“財帛動人心,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那些東瀛人倒是學的快,知道先送禮再辦事!”

“真辦?”何廣義笑道。

“拿我打擦是不是?”李景隆笑道,“這些東瀛人啊,還是冇學到家。收了錢就要辦事?他們大概也實冇學過什麼叫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說著,端起酒杯跟何廣義碰了一下,“拖著!”

“怎麼拖?拖多久?”何廣義問道。

“明兒讓他們寫條陳,就是把東瀛內戰的前因後果寫清楚,把他們那些繞口的諸侯名兒,誰家和誰家都什麼關係寫出來!”李景隆笑道,“他不寫條陳,誰知道怎麼回事啊?”

何廣義無聲一笑,“他寫,咱們看,一來一回小半月。然後咱們再說,還要派人去東瀛覈實,一來一回大半年!”說著,頓了頓笑道,“等回來了,再說請萬歲爺聖裁!”

“不”李景隆笑道,“哪有那麼快就請萬歲爺發話,覈實了要朝堂公議。咱們說幫他們說話,但總有人不幫他們說話,然後咱們再給他指點門路,讓他去找誰誰。”

“哈!且等吧,整不好這些小矬子要留在京城等過年吃餃子了!”何廣義大笑道。

李景隆喝口酒,吃口菜,繼續道,“他等的時候,咱們這邊讓山名家加把勁兒,揍得那什麼鳥幕府招架不住。到時候,那些倭使在京城舊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待不住!”

何廣義想想,“等幕府真撐不住的時候,咱們再說話”

“那時候說話,就得加錢了!”李景隆笑道,“這三瓜倆棗就給咱們兄弟打發了?是你冇見過錢,還是我冇見過錢?”說著,繼續道,“總之,他們既然求著咱們,就準備好當散財童子吧!”

“還是你壞還是你高!”何廣義笑道,“倭人給你送禮,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估摸著得讓你吃得骨頭渣子都不剩!”

“這話就錯了,這錢呀!”李景隆又吃口菜,看著何廣義,“咱們還是先不動為好,萬歲爺那邊?是不是?”

何廣義遲疑道,“皇上不是說了嗎,該收就收!”

“咱倆到底誰壞?”李景隆笑罵。

同時,心裡暗道,“你小子跟我裝糊塗?你乾什麼我不知道嗎?估摸著倭人送了你多少寶貝,你早就寫摺子送進宮給萬歲爺禦覽去了。我得傻成啥樣,能悄悄的都昧下了?”

何廣義瞅瞅李景隆,“那明早上,咱們倆一塊進宮?”

“東西都帶著!”李景隆點頭道。

“那”何廣義再遲疑片刻,“燕王世子那邊?”

“哎,彆說!”李景隆指著麵前的菜盤子說道,“這盤蝦皮炒白菜粉絲不錯,夠鮮!”

明白了!他燕王世子愛說不說,輪不到他們倆操心。

~~

朱高熾裹著一床被子,坐在椅子上。

屋裡冇點燈,遠遠看去就跟頭熊似的。

他麵前擺著三口冇打開的箱子,烏漆嘛黑之下隻能看出大概的輪廓。

“足利幕府的使節到了京城,山名家那邊知道不知道?”朱高熾心中暗道,“這時候,應該適當的讓他們停一下,放出風說朝廷正在考慮同意足利幕府的請求。嚇唬嚇唬他們,讓他們再出點血。”

“足利幕府這邊呢,自然是能敲多狠就敲都狠。光是足利幕府稱臣還不行,必須讓東瀛的天皇去了尊號,最多給他留個日本國王,效仿以前的高麗稱臣。”

黑布隆冬的屋裡,朱高熾的小眼睛一閃一閃格外明亮。

大神歲月神偷的我祖父是朱元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