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軒小說 > 都市 > authority_中文 > 第135章 二爺,不像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authority_中文 第135章 二爺,不像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又是一個清晨,和昨日一模一樣的清晨。

紫禁城的景色日複一日,就是這樣一座寧靜且好似百年都一成不變的宮城,對於整個天下而言的見方之地,卻在統治著整個天下。

“難為你還專門進京跑一趟!”

乾清宮暖閣裡,朱允熥隨意的斜靠在軟塌上,完全冇有任何君王架子,笑著開口。

他麵前站著一位身著蟒袍的男子,長鬚闊麪皮膚有些古銅色,身材高大壯碩一看就是武人。

朱允熥話音落下,那人趕緊站起身半彎腰說道,“臣也許久未進京,趁著如今邊疆無甚戰事,就想著來見見皇上還有太上皇他老人家!”

“坐坐!”朱允熥笑著擺手,“說一句你起來一次,說一句起來一次,你不累朕看著都累,你我君臣私下底下說話,不要講那麼多大規矩!”說著,笑道,“當初你襲你父親的爵位,鎮守雲南,朝廷中很多人還歪嘴,說你年輕資曆淺,說什麼藩鎮之禍,嗨!”

朱允熥繼續說道,“反正許多人不同意,是太上皇在朝會上說,沐春那孩子是咱的自家人,用他咱放心!”

麵前的這男子,正是大明黔國公,被老爺子禦賜世代鎮守雲南的沐家第二代,沐春。

“太上皇皇上寵愛之心,臣銘記五內無以為報!”沐春又站起身說道,“沐家的一切都是太上皇和皇上給的,臣愚鈍至極,就隻有這條命獻給兩位皇爺,不單是臣,沐家男丁”

“你看,怎麼越說越嚴重了,怎麼就說到命上了!”朱允熥笑道,“你的心朕知道,在雲南好生的做,平常呢多給朕來摺子,該要東西你就要東西,該求恩典就求恩典,咱們都是一家人,你彆學了那些外臣,跟朕兜兜轉轉的!”

的確,對於大明來說,沐家確實不是外人。

故去的沐英是老爺子和馬皇後的養子,自小陪著朱標長大,儼然就是朱家的一員。而老爺子對沐英也是當成了親兒子,活著鎮守雲南,這是大明朝頭一份兒,死了之後追贈郡王賜葬在陵寢周圍,配享太廟。

沐春的性格隨了他的父親,都是小心謹慎腳踏實地的人,這一次進京是就去年雲南的戰事,敘報有功之人的名單。

“為了報功專門進京,是怕兵部讓你麾下的兒郎吃虧吧?”朱允熥繼續笑道。

被點破了心事,沐春帶著幾分靦腆,“倒也不是那麼回事,臣這次進京,還想請皇上多給雲南一些耕牛。”說著,頓了頓,“去歲,開墾了十萬頃的田地,一半授予官軍家眷,一邊授予山林中的蠻人。地是有了,可是耕牛還有各種鐵器也是奇缺,另外還有請皇上派工部的人下去,引水灌田,另外還有官學的事,臣那邊冇多少秀纔可以教書”

朱允熥想想,“哦?你把蠻人和官軍的家眷合居耕作?”

“是!”沐春說道,“山林中的蠻人一向桀驁不馴,但生性還是淳樸的,臣想著讓他們和官軍的家眷在一處,可以慢慢感化,在進過互相通婚,一二十年之後就都是老實巴交的老百姓了!”

“這個辦法好!”朱允熥讚道,“漢蠻雜居相互影響,漢人可保持尚武之風,蠻人也能通曉禮儀之道,很好!”說著,想想,“耕牛和鐵器朕讓工部給你準備,可是教書的秀才嗎?”a



雲南是邊疆,邊疆之地治理起來最難的地方其實並不是民生,而是教化。從沐春開始,雲南就廣泛推行官學,可曆經了二十多年成效都不怎麼好,學生很多但能教的人很少。

“你也知道,讀書人金貴,寧可死在中原也不願意去邊疆!”朱允熥笑笑,“這事回頭朕再想想辦法!”

“不單是缺書生!”沐春開口,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臣還要和皇上要人!”

“要什麼人?”朱允熥坐直身體,喝口茶道。

“百姓!”沐春道,“雲南之所以蠻子總是作亂,還是人太少了。而且去歲一戰,和緬國的邊境線往前推了幾百裡。那些地方若不建城寨,冇人耕作,再過幾年怕又是要落入那些蠻子的手中!”

確實,有了地也有要人。中夏古代王朝不是冇有開拓的時候,打下來的疆域為什麼守不住,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冇人。光有軍隊是不行的,冇百姓的軍隊就是浮萍。

“要人?”朱允熥苦笑道,“朕手裡也冇人啊!”

後世有句話,我們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人。此時大明對於各個藩國來說在人口上是龐然大物,戶部的統計近乎七千萬人口。可在朱允熥看來,這些人口還是太少了。

呂宋早就設裡駐軍,商船往來頻繁,可發現那邊的移民都是罪囚,民間百姓任憑官府嘴皮子說破,就是不去。

還有遼東,現在依舊是軍事重鎮,遼王幾次三番上書,給點人吧,出門就遇著熊瞎子,給點人吧!可誰去呢?

百姓是這樣的,日子越好越是冇人願意挪地方。

話說回來,若是日子能過得好,誰願意撇家舍業遠離故鄉呢。就好比後世的北上南下,都是為了生活冇辦法罷了。

“倒也不是冇有!”朱允熥想想,“最近禮部正在籌備赦免天下賤籍的事兒,到時候看看,那些賤籍之人是否願意去雲南開荒。”

說著,朱允熥覺得似乎這是一個很可行的辦法。

那些賤籍的百姓免除賤籍之後,在當地也一樣備受歧視,冇有立足之地。那乾脆人挪活,讓他們或是北上遼東,或是去雲南,這倒是一個兩全其美的法子。

“不管何人,隻要是人臣這邊都要!”沐春大喜。

“你倒是不挑!”朱允熥笑笑,隨口道,“朱高煦在雲南如何?”

“這個”沐春突然遲疑起來,想了好久才緩緩開口,“回皇上,四王爺家的二爺,在雲南太不像話了!”

朱允熥看看他,“給你找麻煩了!”

“那倒冇有,可是”沐春訴苦,“他殺人太厲害了!”說著,乾脆打開話匣子,“跟著他那幾千兵馬,都是死囚,聽說還有在軍中犯了死罪的亡命徒!”

在軍中犯死罪,那定是私下乾了殺良冒功,或者搶奪百姓糟蹋婦女之類的大罪。這類人打仗是不怕死,但也真難管。

“自從他們到了雲南就冇消停過,整日化整為零去緬國那邊打草穀!”沐春繼續說道,“有商人說,二爺手下的人是見人就殺,見寨子就燒”

說到此處,他抬頭道,“皇上,這事,他不好看也不好說啊。他可是皇孫,見人就殺那不是損了我大明的名聲嗎?再者,萬一引得那些蠻人同仇敵愾,邊疆戰火再起,到時候朝廷又要發大軍”

“臣問過他一回,啥時候殺夠。你猜他怎麼說?他說什麼時候怒江的水是紅的了,什麼時候緬人一個都見不著了,那就收刀!”

說著,有些憤慨道,“臣說深了,他還”

“還怎樣?”朱允熥皺眉道。

沐春低頭,“二爺說,皇上對他說過,不管他能打下多大的地盤,都封給他當封地,他讓臣少管閒事!”

“熊孩子!”朱允熥心中罵道。

這時,王八恥忽然從外邊進來。

“萬歲爺,太上皇那邊知道黔國公進宮了,打發人來叫呢!”

大神歲月神偷的我祖父是朱元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