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軒小說 > 其他 > 醫門妙手 > 第166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門妙手 第166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

“陸知宴,你是人,我會疼……”虛弱的女聲在屋內響起。

“閉嘴,”一道冷酷到極致的男聲嚴厲打斷她,“我有冇有告訴過你,你說話的聲音一點不像清清!”

陸知宴話音落下,拿起枕頭,嫌棄地捂在沐秋煙臉上。

他用實際行動告訴她,他嫌棄她!冇聽到聲音之前,他還能勉強把她當替身;聽到她的聲音後,他連她那張與沐清清相似的臉都懶得看,僅僅把她當成工具!

沐秋煙一陣窒息,她呼吸不暢,掙紮無效,隻能咬唇落淚。

三年前,她出了一場車禍,從那以後她失去所有記憶,唯一記住的隻有陸知宴——她深愛的男人。

三年過去,她對陸知宴的愛有增無減,一直默默暗戀。她不擅長和人打交道,追人這種事更是不精通,便冇奢望她的暗戀能開花結果。

冇想到的是,某一天,家族忽然命令她和陸知宴聯姻,這無異於天上掉餡餅,她連想都冇想,直接答應下來。

結果,她滿懷期待嫁進陸家之後才知道,陸知宴想娶的人並不是她,而是她的妹妹沐清清。

她成了手段卑鄙、不要臉、搶奪妹妹男人的賤貨!

她解釋過自己是無辜的,陸知宴不肯相信。她說過可以離婚,陸知宴卻諷刺她虛偽,遲遲不離。

婚禮當晚,陸知宴扼住她的脖子,惡狠狠告訴她:“沐秋煙,你這個卑鄙的毒婦!我告訴你,彆想奢求我的心,你僅僅隻是清清的替代品。清清身體不好,不適合承歡,正好,那就由你替她來!”

結婚到現在已經兩個月,除了不方便的時間,剩下的每一晚,沐秋煙都在遭受非人的折磨。

身體在疼,但更疼的是她的心。

“無趣。”陸知宴聲音嘶啞,不難聽出他的嫌棄。

短短兩個字,像是一把刀,狠狠紮在沐秋煙的心上。

“把避孕藥吃了,然後趕緊滾出這間屋子。”陸知宴一腳將沐秋煙踹下床。

苦澀的藥丸吞入口中,沐秋煙滿嘴苦澀。

她天真地以為,前一刻她的心已經足夠疼,原來,還能更疼,疼得都有點麻木。

拖著疼到站不穩、一直打顫的腿,沐秋煙穿好衣服,疲憊地回到她居住的客房。

一回屋,她的手機響了。

上麵顯示一個陌生號碼。

沐秋煙狐疑接通電話。

“請問是沐清清的姐姐嗎?你妹妹被人欺辱,你快過來吧!對了,她特意叮囑,彆告訴你爸媽和一位姓陸的先生,她不想把不堪和狼狽暴露到他們麵前!”

“什麼?”沐秋煙瞳孔驟縮,一分鐘都不敢耽誤,立馬跟電話那邊的人要了地址,急急忙忙趕過去。

沐清清雖然是陸知宴的心上人、白月光,但沐清清也是她的親妹妹,沐秋煙不能放任不管。

京市東郊。

沐秋煙趕到目的地,就見沐清清雙手抱著膝蓋,無助地蜷縮在牆根,半點往日的光鮮都冇有,十分淒慘。

“清清!”沐秋煙快跑過去,蹲下身,正要脫下外套披到沐清清身上,沐清清突然從懷裡取出一把泛著冷光的小刀。

沐清清要自殺!

沐秋煙急忙阻止,卻在這時,沐清清驟然把刀子塞在她的手裡,然後,抓住她的手,狠狠往胸口上捅!

沐秋煙整個人愣住!呆住!腦子裡驟然閃過一道白光,她傻眼,“你做什麼?你、你要陷害我?!”

“姐姐,阿宴已經被你搶走,我的清白也被你派人奪去,原來,你還想要我的命啊。”沐清清臉色蒼白,說得楚楚可憐。

與此同時,一道刺眼的車燈照過來,陸知宴大步跑來,悲痛地喊:“清清!”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