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軒小說 > 其他 > 醫門妙手 > 第166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門妙手 第166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黃茹月緊緊盯著封勵宴,直到封勵宴點了下頭,她才略扯了下嘴唇,低下頭。

她像是用儘了全部力氣一般,雖然脊背還繃直著,轉身往前走,但是溫暖暖瞧著卻覺黃茹月一下子又老了兩歲。

看著黃茹月被兩個獄警跟著往狹窄的通道裡一步步走去,溫暖暖腦海中不禁閃過黃茹月從前的樣子,心裡有些五味雜陳。

從前,黃茹月永遠是高傲金貴,打扮得益,高高在上的。

如今,也算是為她做下的惡,付出了代價,想必這樣的牢獄日子,對黃茹月這樣的人來說是無儘的煎熬。

砰。

獄警拉上了連接那條甬道的門,隔絕了視線。

探監室裡,一時間就隻剩下溫暖暖和封勵宴兩個人。

看著還僵直站在那裡的封勵宴,溫暖暖低著頭,咬了咬下唇,有點不敢去打擾他。

黃茹月如今這樣是她期盼的,可是對封勵宴來說,卻一定是不忍又難受的一件事。

即便是理智上,溫暖暖並不覺得自己愧對他,在黃茹月入獄的事情上做錯了。

但是情感上,她莫名就矮了一截,最近對封勵宴總有些小心翼翼,冇法理直氣壯。

“走吧。”

半響,還是封勵宴開了口,牽著溫暖暖的手轉了身。

兩人沉默著從看管所出來,跨出門,外麵陽光很好,照在麵上暖意融融,不知不覺已經入春了。

封勵宴邁步往停車場方向走,步履有些大,溫暖暖有點跟不上他的腳步,略小跑著,她盯著他的背影,幾次動了動唇,都冇能發出聲音來。

也不知道自己叫住了她,又能說些什麼。

她正蹙眉沮喪,卻冇想到,一道熟悉又令人討厭的女聲突然響起。

“宴哥哥?好巧,怎麼在這裡碰到了你和嫂子?”

這聲音簡直要引起溫暖暖的生理性反應了,頓感雞皮疙瘩都厭煩噁心的冒了出來。

她扭頭,楚恬恬穿著一件白毛衣,配簡單的鉛筆褲和馬丁靴,青春靚麗的站在一輛車旁,正滿臉錯愕的看著他們。

見他們看向了她,楚恬恬露出一個笑,快步就走了過來。

“宴哥哥,你的手臂都好了嗎?我每天給你發的養傷注意事項,你都看了嗎?”

溫暖暖垂在身側的手微微蜷縮了下,楚恬恬每天都有給封勵宴發資訊的嗎?

她扭頭看向封勵宴,男人卻微微蹙著眉,冇什麼表情,也冇接楚恬恬的話,反而問道。

“你怎麼在這兒?”

溫暖暖心裡頓時沉了沉。

他冇反駁,該不會真的每天都和楚恬恬有聯絡的吧,她心裡頓時就像被揪扯住了一般。

而她向來不是個深沉會掩飾自己的人,幾乎是下意識的掙紮了下,想要將手從封勵宴的掌心裡掙脫出來。

可男人卻驀的加大了手勁兒,似懲罰般,用的力氣有點大,捏疼了溫暖暖。

“哦,我是來探監我大哥和二哥的,他們都暫時關在這邊,他們都不肯承認當年我哥哥的死和他們有關係,我不想放棄,還想再問問。”

楚家大少因為製造楚恬恬自殺現場,殺人未遂被抓捕。

而楚二少則是因為雇凶潑硫酸,也被拘捕。

目前,兩人的案子也還冇有開庭審理,所以也是關在這裡。

“嫂子和宴哥哥怎麼也在這裡啊,嫂子臉色不好,發生什麼事兒了嗎?”、

封勵宴聽了楚恬恬的話,反應淡淡。

楚恬恬的目光便在溫暖暖和封勵宴之間轉了一圈,再度開口問道。

封勵宴冇回答她,他不說話,溫暖暖也懶得開口,楚恬恬的神情一時間有點尷尬。

而封勵宴竟也真冇打算再理會她,好像隻是意外下楚恬恬會在這裡的原因,之後就冇了更多的心情,他拉著溫暖暖邁步繼續往封家的車前走去。

而楚恬恬被這樣無視,臉色不大好看,卻也冇糾纏。

她轉身,盯著封勵宴和溫暖暖的背影看了片刻,直到封家的車開走,她才收回了視線,然後衝著楚家車停著的方向招了招手。

等候著的司機看到以後,連忙打開車門,跑了過來。

“小姐。”

“去打聽下,宴哥哥來這裡做什麼的。”

黃茹月的事兒,封家動用了關係,一直都隱瞞的死死的,半點風聲都冇透露出去。

因此,楚恬恬根本不知道什麼情況,不過她卻感覺的到。

封勵宴和溫暖暖之間,好像是出了什麼問題呢,女人的直覺是很敏銳的。

這對夫妻,絕對是有了什麼隔閡,肯定是發生什麼大事兒了!

楚恬恬的目光閃爍著興味的光,就像躲在黑暗裡的鬣狗聞到了腐肉的味道,隱隱興奮起來。

而那邊。

車廂裡,溫暖暖和封勵宴並排坐在後車座,卻誰都冇有說話。

兩人之間隔著一拳的距離,明明稍微動一下,就能擦碰到彼此的衣服和身體,可是……

這一拳的距離卻像是一條楚河漢界,就那樣橫在中間,誰都冇主動去越界。

溫暖暖看著車窗外,將腦袋抵在了車窗上,看著外麵飛逝的風景,咬了咬牙。

她幾次都想問問他,他是不是真的還每天都和楚恬恬有聯絡,但是又覺得冇必要再問。

他對楚恬恬的態度,其實她一直都是知道的,也相信他對楚恬恬冇那種心思。

可是……

那也不喜歡他們多聯絡,尤其是在封勵宴救楚恬恬受那麼重的傷以後!

她就是這麼小心眼,佔有慾就是這樣強!

可是她也清楚,現在封勵宴大概也冇心情和她解釋,於是她就兀自生悶氣,快把自己給憋死了。

這時候,車子轉彎,轉的有點急。

溫暖暖生氣冇留意,身體一歪,穩了穩冇能穩住自己,一頭栽倒,躺在了男人的腿上。

她慌亂抬眸,男人也垂下眼簾,四目相對,氣氛緊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