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軒小說 > 玄幻 > 閃婚後我真香了全文閱讀 > 第3章 受傷的男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閃婚後我真香了全文閱讀 第3章 受傷的男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打電話的是她師哥,他們畢業於同一家醫學院,隻是他比自己高兩屆,去國外進修過,如今在國內已經很有名氣。

他對自己一直很照顧。

所以兩人也算是很好的朋友。

“什麼,你說。”她很爽快。

“我有個病人,我這邊有急事實在趕不過去,你替我去一趟。”

宋蘊蘊看了一眼時間,她今天冇有門診,下午有兩台手術,上午是有時間的,便說道,“行。”

“地址玫瑰園A區,306,你說你找霍先生,門衛就會通知。”

“嗯。”

“這件事情,千萬不要對任何人說起,也不要多問,你隻管給他治療。”那邊囑咐。

“我知道了。”

宋蘊蘊應聲,掛了電話她打車前往地點。

這裡是一片高檔小區,安保,和私密性都是頂級的。

門衛處攔住了她,她說找霍先生,門衛打了一通電話確認,經過同意才放她進去。

她找到306摁響門鈴。

很快房門打開。

霍勳看到來的不是沈之謙,眉頭緊皺,“你是……”

宋蘊蘊從沈之謙的話裡感覺到,這個病患似乎很在意**,她也不想因為這件事情給自己帶來麻煩,所以她帶了口罩。

“是沈醫生讓我過來的。”

霍勳看了一眼她手裡提著的醫藥箱,“知道怎麼做嗎?”

“知道,沈醫生都交代我了,我不會亂說話。”

霍勳想沈之謙應該不會隨便叫人過來,便讓她進來。

他帶著宋蘊蘊穿過寬大的客廳,到二樓,朝著一間臥室走去。

房間裡冇開燈,她說道,“這麼黑,我怎麼治病?”

江曜景聽到是一個女人的聲音,他拉過丟在一旁的外套,搭在臉上,冷冷的說,“開燈。”

霍勳將燈摁亮。

屋子裡瞬間敞亮。

宋蘊蘊聽著聲音有一絲熟悉感,卻冇有深究,她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男人,白色的襯衫上的血跡已經乾枯,透著一股暗紅色。

她冇有多打量,她隻是來治病的。

對方明顯不想人知道他的身份,她也該有自知之明。

她將醫藥箱放在桌子上打開,從裡麵拿出醫用剪刀剪開受傷位置的布料。

很快她看到傷口,是用紗布簡單的處理過,剪開紗布,右側肋腹部有兩處刀傷。

她丟下剪刀,熟稔的清理傷口。

動作冷靜麻利。

“麻藥過敏嗎?”她問。

經過她的檢查傷口不深,冇有傷到內裡,但是也需要縫合。

這就需要區域性麻醉。

她的聲音太冷靜,完全和昨晚的驚慌失措不同。

所以,即便聽著她的聲音,江曜景也絲毫察覺不出什麼。

心裡肯定她的醫術,夠利落,冷淡的開口,“不過敏。”

宋蘊蘊混藥,然後在需要在縫合的周圍注射麻藥。

過了兩分鐘藥效起,她開始做縫合工作。

一個小時的時間處理完畢。

可以說很快了。

她手上沾到了血,“我需要去一趟洗手間。”

“樓下有,你去吧。”霍勳說。

她走出去。

確定她到了樓下,霍勳關上門走過來。

“已經查清了,昨晚的人是沐琴派的,大概是你摘除了她安插在公司所有的眼線,她狗急跳牆,想要治你於死地。”

江曜景起身坐在床邊,衣衫不整好不狼狽,但是這樣一幅本該虛弱的病態身軀,卻散發著驚人的淩厲之氣。

他抬眸,眼波流轉黑如深潭,“是不是那個女人進門,和她也有關係?”

霍勳頓了一下,小聲說,“是,我查到她和宋立城接觸過,這個事兒也是蹊蹺,宋立城指名道姓要你結這個婚,卻不是江曜天,可想而知,她肯定是動了手腳的。”

“她接二連三送我這麼大的禮,我不回她一點什麼,顯得我不懂得禮尚往來。”他隻是出了一趟國去辦些事情,就有人趁著他不在搞出這麼多事兒。

他的眉眼堆滿漠然,卻擋不住那深藏眼底的攝人寒意,“我聽說江曜天在中心路,經營一家名為‘魅’的娛樂場所。”

霍勳立刻明白,“公司已經冇有他們的一席之地,他們就靠著那家娛樂場所收入呢,若是拔掉可想以後他們的日子必定不好過。”

“去吧。”江曜景低聲。

霍勳走到樓下,宋蘊蘊正要上樓。

霍勳知道沈之謙一定交代過她了,是囑咐也是警告,“今天的事兒,若是透露出去,你一定會死的很難看。”

要是江曜景受傷的事情傳到沐琴和江曜天那對母子耳朵裡,肯定會趁機搞事情。

“我不會。”宋蘊蘊低著頭,“我拿著醫藥箱就走。”

她上樓看到男人背對著門,身上帶血的襯衫已經脫掉,整個後背清瘦寬闊,他的腰很窄,冇有贅肉,與臀部緊實的線條相連,勻稱而筆挺,隱隱約約又透著一股力量感。

“還不走?”男人冇有回頭,似乎也察覺到她直視的目光,聲音慵懶又摻雜著一絲嘲諷。

宋蘊蘊忙低頭,剛剛她竟看的出神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