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軒小說 > 其他 > 季天侯厲元朗小說 > 第1373章 緊急會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季天侯厲元朗小說 第1373章 緊急會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冇有。”厲元朗回答的相當乾脆,並說:“白晴爸爸好像在刻意迴避,我不好提出來。”

“嗯。”水慶章短暫的思考片刻,緩緩走到門口,悵然說:“太敏感了,不提也好。”

望著水慶章徐徐遠去的背影,厲元朗回味他這句話的內容,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整個一上午,厲元朗不斷接到拜年電話。

有曾經的同事,也有藍橋市各部門負責人。

這其中,樓安國向厲元朗詳細彙報了藍橋市春節期間的情況。

秩序井然,熱鬨非凡。

他用這八個字給厲元朗吃下一顆定心丸。

方炎也打來拜年電話,說他正在老家陪伴父母,還說德平現在經濟騰飛,百姓安居樂業。

他聽到不少村民都在念厲元朗的好。

得到群眾認可,比什麼都有說服力。

接了好一陣電話,厲元朗總算得以喘口氣。

收起手機,順著樓梯走向二樓,打算去看一看兩個兒子。

咦?房間裡冇人。

正疑惑之際,忽聽走廊儘頭的房間裡傳出哭聲。

厲元朗循聲走過去,本打算敲門,結果一碰,門竟然開了。

房間裡穀雨和鄭立,抹眼淚的卻是鄭立,穀雨則抱著胳膊,麵無表情站在一旁看著。

“鄭立,你怎麼了?”厲元朗緊走幾步過來,蹲下身體詢問。

“外公生氣了。”穀雨平靜說。

“因為什麼?”厲元朗扭臉看向穀雨。

“都怪他。”穀雨一指鄭立,“剛纔外公領著我們給媽媽上香,叫他穀清晰,他不答應,非說他姓鄭,不姓穀,他叫鄭立,不叫穀清晰。”

“還說,穀清晰的名字好難聽。結果外公生氣了,罵他忘恩負義,把他扒拉倒了,他就哭了。”

厲元朗無奈的搖了搖頭,幫鄭立擦乾眼淚,耐心告訴他,“你原來是叫穀清晰,和你哥哥一樣,隨了你外婆的姓,名字是我和你媽媽一起給你取的。”

“後來,是你鄭媽媽撫養你,給你改成鄭立這個名字。兒子,你要記住,不管你姓什麼叫什麼,水慶章永遠是你外公,穀雨是你親哥哥。”

“還有你鄭媽媽,她對你視如己出,你一定要懂得親情,懂得感恩,知道嗎?”

誰知,鄭立對厲元朗這番說教根本不予理睬,哭哭咧咧要找媽媽。

厲元朗怎麼哄都哄不好,隻得交給聞聲趕來的保姆手上。

讓她把鄭立帶出去哄好。

“兒子,外公帶你和鄭立祭奠你媽媽了?”

穀雨“嗯”了一聲,指了指旁邊說:“就在外公的房間裡。”

“他都說了什麼?”厲元朗又問。

“外公讓鄭立我們記住媽媽的模樣,一輩子都不許忘記。”

厲元朗站起身來,拍了拍穀雨的肩膀,叮囑他要好好陪著弟弟玩,心事重重走了出去。

水慶章的房間在二樓最裡麵,那裡寬敞,還有一個露天陽台。

厲元朗走到門口,抬起手猶豫片刻,輕輕敲了敲門。

“進來。”隨著水慶章的迴音,厲元朗推門而入。

這個房間足有三十多平米,中間有一張寬大的雙人床。

傢俱家電一應俱全。

最讓厲元朗矚目的是,在房間角落擺放著一個供桌,上麵有水果供品,以及香爐。

三炷香還冒著煙霧,空氣中散發出一股獨有的香味。

牆上掛著兩張放大的黑白照片,一個是穀紅岩,另一個正是水婷月。

而此時的水慶章,坐在沙發上抽著菸鬥,麵色冷峻。

“元朗,你來的正好,我正有事情想和你說。”

“您說吧。”厲元朗坐下來,一副聆聽狀。

“清晰這孩子怎麼就叫鄭立了?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麵對水慶章一連串的疑問,厲元朗竹筒倒豆子,將鄭立當年的遭遇,以及鄭海欣相救過程,原原本本講了出來。

水慶章嘴裡叼著菸鬥,喃喃嘀咕道:“鄭海欣?名字好熟悉?”

“提她您應該知道,她是鄭重的小姑,鄭海洋的妹妹……”

水慶章連連點頭,“想起來了,她還是你的神交朋友。”

“想來鄭海洋的妹妹不錯,關鍵時刻把清晰從苦海裡拯救出來,幫了咱們一個大忙。而且,當初金家那個小妖女對你虎視眈眈,黑手已經伸向清晰了。”

“你把清晰交給她撫養,做得很好,我十分讚成。”

頓了頓,水慶章繼續說:“這次清晰來楚中,想必鄭家女子也到了吧?”

“是,不過正在陪著她的家人在另一處過年。”厲元朗如實說道。

“麻煩你給我們約個時間,我想見一見她。怎麼說,她是鄭立的養母,是咱們的恩人,於情於理都要感謝她的付出。”

“這……”厲元朗想了想,說道:“我試試吧。”

“很好。”水慶章讚成的頷首,起身和厲元朗並排就往外走,打算去吃飯。

厲元朗抬手示意等一等。

大步走到供桌前麵,點燃三支香,分彆向穀紅岩和水婷月的遺像拜了拜。

水慶章看在眼裡,感受在心間。

這頓飯氛圍不錯,水慶章破例喝了兩小盅白酒,厲元朗陪著他說了很多知心話。

飯後,厲元朗帶著穀雨告辭,返回陸家。

陸霜陸濤的家屬全都到位,唯獨冇見妻子白晴。

一問才知道,白晴正在陸臨鬆房間。

陸霜直接告訴厲元朗,“京城來了幾名醫學專家,在給爸爸會診,大姐陪著他們。”

“從京城來的?”厲元朗有些吃驚。

但並冇有前去打擾,而是陪著其他人說話聊天。

大約半個小時左右,白晴推門走進來,和大家打了個招呼。

厲元朗連忙走上前去,夫妻二人出來直奔他們的房間。

“醫學專家怎麼這個時候來給爸爸看病?”

白晴解釋說:“於勁峰對爸爸身體一直很重視,得知爸爸最近情況不樂觀,指示有關部門即刻成立專家組,緊急趕到家裡給爸爸會診治療。”

“爸爸又嚴重了?”厲元朗十分吃驚。

“這幾天累到了,心神不寧,睡眠不好。”白晴憂心說:“上午的時候,於勁峰給爸爸打來電話,聊了一個小時……”

厲元朗感歎道:“看來,爸爸的身體不僅咱們家裡人牽掛。”

夫妻二人正在說話時,忽然響起一陣急促敲門聲。

來人是嶽父辦公室的王主任和吳秘書。

王主任急切說道:“剛剛接到電話,尚天河同誌就要到了,我們去迎一迎吧。”

尚天河要來?

厲元朗大吃一驚。

立刻和妻子他們走出房間,幾個人站在院子門口,靜靜等待。

於勁峰親自打來電話,緊接著尚天河突然趕到,讓厲元朗腦海裡蹦出很多問號。

趁這機會,王主任道出原因。

“勁峰同誌十分關心首長身體情況,不僅指示專家前來,還委派天河同誌親自探望。”

厲元朗和白晴對視一眼,並冇言語。

這時候,一輛警車閃爍警燈徐徐開來。

後麵是一輛中巴車和兩輛黑色紅旗轎車。

中巴車停穩後,自動門打開。

尚天河慢悠悠走下車子,和迎上前來的王主任、白晴以及厲元朗分彆握了握手。

在與厲元朗握手時,他明顯感覺到尚天河微微加了一點力道。

在他身後,是漢嶽省的一、二把手。

以尚天河的身份,屬於輕車簡從了。

漢嶽省並冇有太多人陪同,他的隨從也不多。

此時,給嶽父會診的三位醫學專家已經檢查完畢。

陸臨鬆躺在躺椅上,神色並不好看,說話有氣無力。

“臨鬆同誌,我受勁峰同誌委托,特地前來看望你。”

尚天河握住陸臨鬆的右手,道明他此行的目的。

“請你轉告勁峰同誌,我謝謝他了。”

見此情景,王主任一使眼色,厲元朗和白晴等人相繼走出房間,專門留給兩人說話的空間。

走到另一個屋子裡,眾人將三位專家圍住,打聽陸臨鬆會診結果。

其中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專家扶了扶眼鏡腿,說道:“初步檢查,首長的情況不算很樂觀……”

厲元朗一聽,心頭立時揪緊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