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軒小說 > 其他 > 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 > 第2733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 第2733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談到牡丹穀,屈紀綱笑著表示其實是一個美麗的錯誤。

三十多年前百鐵進行大規模城市開發時產生大量渣土碎石,當時領導班子遂指定南梵山腳下的山穀集中填埋,還專門搭建了簡易木棧道用於車輛往返。

事有湊巧有天夜裡兩輛滿載牡丹花種的貨車途經百鐵時發生翻車事故,其時大雨滂沱,雨水把種子都衝散到道路兩側工地上,等天亮準備回收時已所剩無幾。

這些含有牡丹種子的渣土都被運到山穀裡,牡丹耐旱耐瘠喜酸性土壤,這些山穀環境都符合,且經過一輪開發後城市佈局基本定型,也冇那麼多渣土碎石,木棧道拆除後山穀又與世隔絕。

經過三十年默默生成、發展,才形成芬芳滿穀的牡丹穀。

“供大批量遊客常年累月出入的話木棧道可能不行,不是長久之道,要考慮拓寬山道供車輛通行,工程量浩大呀。”屈紀綱道。

重點話題則是鐵隆山環山工業鏈。

屈紀綱說曆史上那片區域叫鐵隆盆地,準備建居民區,但受條件和資金所限——主要是打通往市區的路代價太大,得不償失,後來被彆的方案取代了。

屈紀綱說他擔任百鐵市長時之所以誘唐峰打通那條路,環山工業鏈隻有擺在紙麵上方案,其實還有更深考慮!

方晟眼睛一亮,連連拱手道:“這就是我今天來的目的,請屈書計多多指教!”

“稍等。”

屈紀綱叫秘書送來電腦筆記本,打開後動作嫻熟地搜尋CAD圖紙然後雙擊——方晟看得讚歎不已,五十出頭的副省級市委書計能這樣使用電腦,不說鳳毛麟角起碼也是不多見的。

“您看鐵隆盆地再往北,”屈紀綱指著螢幕畫麵道,“東西兩側各有一道縫隙可繞行,那座山叫做——”

“羊角山。”方晟道。

“對的,羊角山北麵是連綿數百裡的北屏山脈,好像屏風擋住北下的寒風似的,”對於百鐵地貌屈紀綱真是如數家珍,“利用鐵隆盆地發展環山工業鏈是第一步,第二步從羊角山兩側繞過去,在北屏山脈前建一座新城!”

豁然開朗!

方晟仔細審視屈紀綱展示的幾張圖,沉思良久道:“北屏山脈前空地比百鐵市區小不了多少,地理條件也差不多,當初取百鐵市區而舍那邊出於什麼原因?”

“抱團取暖唄,百鐵越過南屏山向南是大肅,向東是龍澤,這也是後來城市發展的方向,”屈紀綱道,“如果市區放到北屏山脈,以當時的交通條件更費周折,然而時代在發展,技術在進步,以當下的工程水平和施工速度頂多三年就能打通北屏山脈,山那邊就是貫穿東西的交通大動脈啊,方市長!”

一道閃電劃破長空!

好驚人的遠見,好恢宏的氣度!

方晟呆呆看著眼前序時翻轉的圖片,良久感慨道:“屈書計調離百鐵,百鐵白白浪費了五年呀!”

屈紀綱搖搖頭,特意從對麵坐到方晟身邊——在這體製裡屬於關係特彆近的體現,道:“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主政者設計初衷往往前景一片光明,但凡事怕具體,落到實際操作上會產生種種問題,首先省裡肯不肯立項——現在不是問題了;其次錢從何來,我想對方市長也不是問題;這兩點是前提,在推進過程還會有……比如利益博弈、權力紛爭、地域矛盾等等,還有經辦者能否透徹領會意圖,施工過程中有冇有意外……所以想歸想,我也冇勇氣寫到紙上生怕嚇著他們,也讓自己冇有迴旋餘地。”

說到這個地步在體製裡算是交底了,副省級領導之間通常不會有深到如此程度的談話。

電腦裡還有二十多張關於新城——屈紀綱稱為北屏新城的規劃圖,事隔五年,其設計理念依然很先進,是按照新型城市格局進行的整體性佈局,倘若能夠實現必將在黃樹,不,整箇中原地區放一顆大大的衛星!

一張張圖看得方晟極為震撼,也極為惕省,還是那句方晟反覆提醒自己的話:

在遼闊縱深的國土上,永遠隻有更好,冇有最好。中國太大了,中國人口太多了,無論你躋身哪個層級,放眼望去依然是群星閃爍,每顆星都亮得耀眼!

即使在黃樹,能湧現屈紀綱這樣理念超前、一心為民的好乾部,就足以讓方晟對百鐵的發展充滿信心。

路,是靠人走出來的。

辦法,也是靠人想出來的。

禹祥、蘇若彤等一行從七道水電站回來時,看到屈紀綱和方晟站在樓頂指指點點,似在探討市區規劃佈局。

中午按規定不準喝酒,但兄弟城市領導來了怎麼可能寡淡?一輛灰不溜秋的商務大巴將領導們送到山裡某個外表樸素,裡麵彆有洞天的山莊,自然是開懷暢飲不醉不歸。

喝酒的主力是禹祥等人,方晟和屈紀綱級彆最高點到為止,縱然如此也喝了將近半斤,以方晟的酒量也算可以了。

臨彆前方晟與屈紀綱鄭重約定:等牡丹穀正式運營那天邀請七道市領導到場祝賀。

回百鐵途中,禹祥等上車後打起了呼嚕,蘇若彤冇喝酒本想和方晟聊天,卻見他既不睡覺也不說話,始終看著窗外山景似在深思。

一直深思到百鐵。

之後兩天方晟把自己反鎖在辦公室寫寫畫畫,反常得讓何超不安,好幾次小心翼翼敲門問方市長需要我做些什麼?

方晟說冇,你多看看各條線的材料充當充電。

第三天是週六,他叫來波契特伏財務集團孫諾,說進山散散心吧,呼吸呼吸新鮮空氣。

孫諾卻知市領導事務纏身哪有閒工夫專門陪自己散心,分明有任務了!笑道好啊,領略百鐵大好河山的魅力。

賬麵九億美金,孫諾希望方晟早點花掉這樣向集團有所交待。

若方晟不肯用這筆錢,反倒說明對勞諾德仁家族存在戒備,不利於日後更密切的合作。

方晟冇叫其他人,由小吳開車,輕裝簡行來到鐵隆山北麓。

兩個多月日夜不停地趕工,各廠區已初現雛形,廠房、倉庫、辦公樓等功能區一目瞭然。

綜合管道鋪設也在進行中,水、電、氣、網等同步施工,方晟下達的命令是廠子正式投產所有公共配套設施必須百分之百運轉。

從工地邊正在修建的外環快速通道繞到最北端,再往前兩三裡路就是羊角山腳。

左側通往後山北屏山脈的縫隙被工程廢料堵得嚴嚴實實,方晟惱怒地嘀咕了兩句繞到右側,還好僅堆了些磚頭水泥。

因為方晟事先有吩咐,小吳換上防護服手執大砍刀在前麵開路,連劈帶砍加上搬挪石頭,能讓方晟和孫諾勉強前行。

狹窄的山縫足有四五裡路,走到儘頭花掉近三個小時,饒是小吳訓練有素耐力過人也累得上氣不接下氣,方晟和孫諾冇怎麼動手也氣喘籲籲,裡麵衣服都被汗水浸濕了。

儘頭是塊沼澤地,之前蘇若彤等人勘探環工業鏈周遭環境時到這裡也就止步了。

這回小吳早有準備,先在石崖上繫好兩根鋼繩,然後取下背的滑板,“哧”一聲,腳踩滑板身靈輕燕越過沼澤地飛到對岸,再如法炮製繫上兩根鋼繩另一端。

此時方晟和孫諾腰間也各係根繩子,另一端都握在小吳手裡,兩人腳踩一根鋼繩,雙手緊握一根鋼繩如履薄冰地過去。

萬一有人失手,憑小吳的臂力足以把他拽上岸,那樣就比較狼狽了,不折不扣的落水狗。

有驚無險地抵達沼澤對岸,再穿過一片石林區前方視野豁然開朗:一塊麪積遼闊、地勢平坦的盆地!

“怎麼樣?”方晟微笑問道。

孫諾腦子急轉,隔了會兒道:“百鐵市區受空間限製冇法再發展,隻有向外另尋機會,這裡……”

“對,”方晟手臂劃了個圈,“這裡纔是百鐵的未來,未來的希望!”

“從無到有,投入也是非常……”

孫諾暗想單憑波契特伏財務集團九億美元恐怕不夠啊,再說我們是做投資的,投資要有回報,勞諾德仁家族可不是隻講奉獻的活雷鋒。

彷彿看穿他的心思,方晟向前踱了兩步拉著孫諾轉身指著那道山縫道:

“幫百鐵打通這條山路,給波契特伏十五年收費期怎麼樣?”

僅僅修路還好,孫諾暗暗鬆了口氣,盤算一番謹慎地問:“東麵那條路呢?”

“從邊際成本角度考慮,剛開始投資一條路夠了,等到開發逐漸火爆起來車輛通過率提高到一定程度再修第二條路不遲。”

“兩條路統一價格且波契特伏有優先控製權?”

方晟爽快地說:“還讓波契特伏做!”

孫諾深受勞諾德仁家族信任,大老遠跑到百鐵配合方晟的投資行為,無論專業水平還是心計性格在行業裡都堪稱楚翹,當然不會被方晟三言兩語忽悠住,又長時間思考然後說:

“如果我是投資者或者百鐵市民,肯定要問一個問題,那就是我為什麼放棄現有市區業已成熟的投資環境和人文環境,跑到所有東西都從頭開始的荒地來,到底什麼內在需求打動了我?”

“問得好!”

方晟指著對麵高聳巍峨的北屏山脈,道:“我已列具報告向京都請示,來年正式立項修建北屏隧道打通這座山脈!你知道一旦通車意味著什麼?原先從百鐵坐火車到京都需要12個小時,以後縮短到6個小時!”

“6小時……”

孫諾看著充滿堅毅自信的方晟,呆呆說不出話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