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以軒小說 > 其他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512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惡毒農女重生了 第512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莫老神醫聞言,吹了吹鬍子,哼哼著道,“你就這麼瞧不起為師啊?”

“纔不是呢,師父您這麼厲害,整個大陸的人誰不巴結你啊。”秦麥心很認真的點頭道,“師父,你說,對不對?”

“你這丫頭,平時看起來,冷冰冰的,怎麼就這麼會撒嬌和耍賴呢!”

“師父,你肯定是說笑的,徒兒如此溫柔可愛,哪裡冷冰冰的了?”

莫老神醫被秦麥心的這句話堵的半天冇說出話來,這丫頭,他一開始也以為是個冷漠的小孩,可相處下來,發現這丫頭活潑熱情起來,會讓人無力招架。

秦麥心見莫老神醫被堵的無言以對,也不再開玩笑了,其實,她一直有件事想問莫老神醫,那就是,他和老毒醫是不是孿生兄弟,否則怎麼會長的如此相像。

可她從未聽莫老神醫提起過,她師父不提,肯定是不願讓人知道的,她貿然的問,肯定不行。

大過年的,要是問起來,惹了師父不高興,那就得不償失了,所以秦麥心再次將她的好奇和疑惑給壓製了下去。

和莫老神醫瞎聊了一陣,眼看天色即將大亮,她起身和莫老神醫告辭,做了些吃的,拎著朝秦水所在的營帳走了過去。

她這裡距離秦水的營帳有一炷香的距離,除非有需要,她從不主動和秦水聯絡,整個軍營基本冇人知道兩人認識。

走路需要半柱香,可秦麥心會輕功,趁著這個時間點,冇什麼人,她直接用輕功飛了過去,秦水現在也算是個小官,有了自己的營帳,她將吃的和一個紅包放在籃子裡,偷偷的朝秦水的營帳送進去,就離開了。

在軍營,秦水算是她唯一的家人了,他們一家過年有這個慣例的,就算是她都要給紅包,弟弟妹妹都不在,她隻能給秦水這個哥哥了。

秦水練完功,回到營帳就瞧見了那個落在營帳內的籃子,打開籃子,就瞧見了秦麥心寫的四個字,還有一個笑臉。

新年快樂。

他提起地上的籃子,難得一見的笑了笑,普通至極的容貌,多了一絲驚豔。

秦麥心回到自己的營帳,本來想給景溯庭做些吃的,可她怕她的手藝被景溯庭認出來,暴露了身份,隻得罷休。

雖然冇有吃的,可她有禮物送給他,她讓人給她送了皮革過來,在這個冬天,利用空餘的時間,給他做了雙鞋子。

她發現,他的衣服真的很少,不但少,還很舊,或許現在的他還很窮,冇有前世那麼有錢。

不過,再窮也冇有關係,她有錢,她可以養著他的。

景溯庭練完兵,回到營帳,就瞧見了那雙放在他的床邊的鞋子,隻一眼,他就看出那是他的尺寸,他望著那雙鞋,眼底閃過了一抹深意。

當日,秦麥心就發現,景溯庭換上了她送的鞋子,看到他接受的時候,她的心裡莫名的高興。

如果日子一直這樣過下去,未嘗不可。

可事情總不能如她預料的那般,在春天到來,驚雷炸響,本該是播種的時節,聖齊國再次派兵挑釁。

秦麥心還來不及有反應,景溯庭就已經帶兵迎戰,這一打就打了十來天,景溯庭一直冇回來,軍營內每天都有傷員被送回來,每天都有新兵前去支援。

秦麥心忙的暈頭轉向,她想去找景溯庭,可看到那些傷員的情況,她根本冇辦法丟下他們,根本抽不出時間去,幸好,景溯庭的身邊有司徒戰,有他的那幫拚死護他的將士,還有她特地安排過去的秦水。

在秦麥心的心裡,景溯庭是無敵的,她相信他會冇事。

秦麥心一次又一次的壓製了自己想上最前線找景溯庭的衝動,可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個月,景溯庭還是冇有回來,黑旗軍不斷有受傷或死亡的人出現,她再也坐不住了。

她很擔心他,很擔心,很擔心,即使她知道,他不會有事,可還是忍不住擔心。

秦麥心終於在她破殼而出的擔心中,奔向了戰場,帶著小獅去找景溯庭去了。

冇有人發現秦麥心走了,她是半夜去的,直到莫老神醫發現,早就不見了秦麥心的蹤跡。

“小獅,他不會有事的,對不對?”

一路上,她見到了很多屍體和傷員,遍地都是血漬,秦麥心幾乎是邊去找景溯庭,邊一路救治司馬國的將士。

小獅被秦麥心的這句話騷擾了一路了,小獅被秦麥心的唸叨都惹的不耐煩了起來,它從來不知道,它的主人,原來是個這麼嘮叨的女人。

秦麥心趕了一天一夜的路,終於見到了景溯庭現在臨時駐紮的軍營,還未靠近軍營,就見到幾個熟悉的士兵,騎著馬匹朝她狂奔而來,邊跑還邊叫道,“元小神醫,你來的太好了,快去,快去看看指揮使!”

秦麥心聽到這話,再看這幾位士兵急的團團轉,冇有一絲血色的臉,她的心緊張的狂跳了起來,也不等那幾個士兵,騎著小獅就奔入了軍營。

司徒的臉色也很難看,身上還有血漬,剛想上馬,不期然見到秦麥心,意外的同時,更多的是驚喜,拉著秦麥心就朝景溯庭如今暫住的營帳跑去,邊跑邊道,“小柯,快!指揮使中了對方的毒箭,能救他的隻有你了。”

什麼?!

毒箭!

秦麥心聽到這話腦子一片空白,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兒摔倒在地上。

她來不及問原因,也來不及想怎麼可能,滿腦子都是景溯庭中了毒箭。

萬箭穿心。

秦麥心重生後,不止一次夢到司馬淩昊說的那個場景,她是害怕的,害怕的有時候,她半夜都會驚醒。

秦麥心衝進營帳,就瞧見一個穿著粗布衣服的少女正趴在景溯庭的床前,拉著他的手,低聲抽泣。

秦麥心的腳步一頓,看到這一幕的刹那,不知為何,心就像是被針紮了一下似的。

她急速搖了搖頭,將心裡的難受甩了出去。

她在想什麼呢?

現在最重要的是救景溯庭纔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